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宗教是科学

婆罗门教到了末法时期,佛教诞生了;宗教到了末法时期,科学繁荣了。科学是现代宗教

 
 
 

日志

 
 

【转载】胡少雄:无力支付的民主  

2014-02-25 22:35:31|  分类: 百家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思考系列之一

无力支付的民主

——略论昂贵的民主是怎样导致国家破产

胡少雄

 

很多人都在为民主欢呼,很多人毕生以民主为追求的信念。

我却要说,民主,正在摧毁民主国家!民主,正在摧毁民主国家的工业,民主,正在使民主国家走向破产。

从现状来看,欧洲的希腊早就国家破产了,而南欧五国,即欧猪五国,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爱尔兰(Ireland)、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这些国家作为国家,整个国家的财政其实早就破产,只是依靠发行债券过日子。欧洲国家,除了拥有强大的高端工业人才和制造业的德国之外,其他的国家,包括英国和法国,早晚都要步欧猪五国的后尘。在亚洲,日本和号称民主新模范生的中国台湾省,也在步欧洲五国的后路,迟早也将走向破产的境地。

注意,这里的民主指的是全面普选这样的民主。在经典的西方民主制度里,一要普选一人一票,二要多党竞选制。很多中国民众和民主派津津乐道的,就是这种制度。日裔美国政治学家福山,甚至在苏联东欧垮台后,把西方的这种民主和自由制度,称作“历史的终结”,认为这种制度已经尽善尽美,代表了人类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的终点。

但是,我要说的是:民主,最终将把所有的民主国家逼入绝境!

那么,从原因来分析,民主是怎么摧毁这些民主国家的制造业、工业、经济、财政?

首先,在多党竞争执政权的过程中,为了获得执政权,党派会对选民做出很多承诺,提高民众的工资、福利,获得执政权后,为了不失信于民,为了下届再次胜选,一般都会积极兑现这些承诺。下一届竞选时,在野党为了胜选,会开出更高的福利政策承诺,因为选不上你就是什么也不是,所以先选上再说。在这样相互竞争中,政党争先对民众开出各种福利和好处。或者在执政过程中,执政党就会利用执政机会大开福利支票,支付甚至透支各种政策牛肉。很多中国人一直对此津津乐道,认为这种多党竞争的结果民众最受益。而且,多党竞争往往导致多党之间互相监督,政府就会很清廉。就等于民众在竞争中以最低的价格获得了政府管理最大的好处。这种前景看上去实在是很诱人!但,接下去会怎么样呢?很多人从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好像就该是童话里所说的“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其实问题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其次,在西方的普选和多党竞选制度下,民众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的确会全面提高。很多民众都很开心,觉得这才是最好的制度,这也是他们热情拥护民主的一大理由。

但问题随之而来,谁来支付这些?很多人不以为然,说民众自己缴税自己支付,要什么人来替他们支付啊!可是,从目前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世界各国民众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却千差万别,欧美日很高很好,而很多亚非拉国家却很差。很多人立即就会说各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有差距啊,有的国家经济发达,有的国家经济很差,经济差的国家就无法提供民众高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可是,民主制度难道不是一种世界上做好的制度吗?为什么很多亚非拉国家实行几十年还是依然穷困?当然,这个问题不是本篇文章讨论的重点,我们将在另文研究分析。

个人以为,民众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有四个途径:一是国家财政支付,就是以企业和纳税人的税收来支付;二是企业支付,就是通过法律法规要求企业主拿出一部分企业利润来支付;三是个人支付,即通过个人缴纳较高的税或高额社保金等,实行高福利政策;四是国家、企业、个人各自分担一点。个人认为,其实民主国家里的较高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实质上只能是国家支付或企业支付两种途径。因为如果个人缴纳的过高,或者纯由个人自缴,那何能体现多党竞选制度下民众受益的制度特点呢?所以,民主制度下的高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最终的结果,会是政党政府以法律法规政策形式发布,或者企业买单,或者由国家财政买单。多党竞选,民众受益,看上去很美,不是吗?

再次,用工成本提高,企业外逃,产业空心化势难避免。在多党竞选之下,民主国家的民众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均不可避免大幅提高,而这些立即就会加大企业的用工成本,直至高到企业受不了的时候,或者企业有更低廉的用工成本时,企业就会选择迁移,把企业从用工成本高的地方迁移到用工成本低的地方,特别是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分工细化的现代产业,即使是高科技产品,其制造组装,也越来越劳动密集型化,每个人只做一道工序,像富士康公司这种组装苹果手机的企业,其实也依赖大量的只在一道工序上整天劳作的员工。那么,这些员工的人力成本,就构成了企业利润率很关键的一环。这些企业搬迁也极容易,往往追逐低用工成本地区而去。产业迁移,制造业外逃的结果,就是产业空心化。

这种因为民主因为多党竞选导致民众的工资待遇和各种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各种福利均不可避免大幅提高最终导致用工成本急剧上升,企业不得不外迁的情况,作为最早实现工业化的欧洲美国日本,是最早出现的。后来,中国台湾省也开始搞民主化,结果台湾省也出现了一波产业西迁大陆的过程,台湾省陷入近20年的经济低迷。

很多人会说这种过程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和民主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亚非拉很多国家也实行西方民主制度,也没有出现什么产业空心化。但是,亚非拉国家中,有几个已经实现工业化的呢?有几个有产业可以空心化的呢?他们本来就没有或只有极少的制造业和工业,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产业外迁和空心化。

需要注意的是,欧美日在经济发展的初期,特别是工业化时期,都是没有实现全民的普选的。

美国的宪法在1790年订立时,只有-白种-男性-有产-交税-基督徒者-有投票权,相当于只有小于16%的美国人有投票权。30年后,宗教要求被去掉。60年后,拥有财产和交税的要求被去掉。80年后,人种要求被宪法修正案第15条去掉。然而,华人直到1943年才有选举权(二战盟国缘故)。印度人1946年,日本人和其他亚洲种族到1952年获得选举权。139年后,妇女得到投票权。185年后,黑人才完全获得投票权:黑人在宪法修正14条中被允许投票(在南北战争3年后),然而南方各州政府拒绝执行,直到1868年联邦政府对其中28个州实行戒严令,强制州政府通过法案。这是一个为了道德目的而压制人民自由的著名案例。而其他没被戒严的州,马里兰,加州和肯塔基分别在1959 1959 1976年才给与黑人投票权。但是即使被戒严的州后来总能找到办法阻止黑人投票:需要交投票税(poll tax)和证明读写能力。密西西比州成功的使只有4.6%的黑人注册投票。这一切直到1965年,Lyndon Johnson签署投票法案才结束这种状态。那么两个世纪过去了,逐渐的美国人民终于基本全民有投票权了;美国人是实现普选了么?没有——选举人制度!美国并不采用普选:美国的总统事实上是由五百多名选举人选出来的,大部分选举人由两党推举代表了党内精英。这种制度使得第三党或者一小撮善于迷惑人民的阴谋集团能够成功选举的可能性极大的降低。普选制曾经被提出过,但是每次都以压倒性票数否决。在美国坚定的实行渐进主义(两个世纪)和事实上的精英政治获得了霸主地位时,在这个过程中,一个重要的考虑就是劳动力成本的因素。蓄奴制时期的美国南部的种植园主(比如产棉业)拿什么来和像英国这样发达的大机器工厂竞争?就是蓄奴制下几乎不用支付任何报酬的黑奴的这种极其低廉的劳动力。如果实现了普选,你能够获得这种低成本的劳工吗?显然不能!

那美国为什么最终会废除蓄奴制?还是经济原因,等美国发展出比南方种植业附加值更高的更有利可图的产业特别是制造业的时候,发现企业需要的人力资源很大一部分都在奴隶主手中,这时候解放黑奴,就不仅具有道义优势,还具有现实的经济需求。但很快地,获得投票权的美国选民们,在工会的推动作用下,美国劳工阶层的工资待遇和各项福利保障连连提高,甚至居高不下,很多产业开始受不了,开始将企业迁到亚非拉各个国家。很多城市,比如底特律就开始走向破产。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津津乐道欧美国家好山好水好风景,但稍微深入了解一下,就知道欧美日本都有过污染很严重的时期,英国有“雾都”之称。但今天欧美国家却能拥有好山好水好风景,这其中的原因,就是产业外迁的结果,特别是制造业外迁。在经济发展和民主化的双重作用下,欧美日的人力成本越来越高,企业出于成本考虑,纷纷把企业迁移到成本低廉的亚非拉国家,特别是亚洲东亚各国。制造业不断外迁之下,欧美日的环境自然就日渐恢复并越来越好起来。但是,却也产生了日益严重的产业空心化的结果。

第四,产业空心化的结果就是就业不足和财政匮乏。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民众的高工资及各种福利待遇,要么个人支付,要么企业支付,要么国家财政支付。在产业空心化之下,个人就业不足,加上企业外迁,则企业和个人的纳税就会大幅减少,税收减少,则国家财政就枯竭匮乏。以前竞选时允诺的各项福利政策,又不可能减小或降低,就只能发行债券借债度日。而这种没有偿还能力的国债,终有无力偿还,终有国家破产的那一天。

希腊已经破产,欧猪五国也面临破产,20年之内,除了德国之外,你将看到欧洲国家普遍的破产现象。日本早就处于持续不断长达20多年的衰退之中了!

至于美国,靠着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和源源不断流入美国的世界顶尖人才的创造力,以及美国地多人少机遇多多的特点,一直保持着强劲的增长。但制造业如果持续流出美国,底特律就是美国城市或美国的一个缩影。硅谷和华尔街或许可以傲视全球,富可敌国,但美国只有一个硅谷一个华尔街,3亿美国民众,显然不可能都是IT男或华尔街人!

那么,欧美日有没有可能重塑本国的制造业,很难,成本硬梆梆地摆在那边,要欧美日民众降低工资待遇,这显然不可能,另一方面,以这么高的工资和福利待遇生产的产品,除了只此一家的高科技高附加值的产品之外,普通工业品根本就没有成本优势没有竞争力,所以,这种矛盾是很难克服的。

破产,就成为民主国家的唯一可见的前景。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