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宗教是科学

婆罗门教到了末法时期,佛教诞生了;宗教到了末法时期,科学繁荣了。科学是现代宗教

 
 
 

日志

 
 

【转载】全日制读经的现状和困惑  

2014-06-27 14:59:25|  分类: 百家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综合新闻深圳新闻网-深圳商报[微博] 2014-06-10 07:13

 

 

刘金明

  推行读经是件令人振奋的事情,对文化复兴定有帮助。但读经界中却存在着不少弊端,作为一个读经老师、一个乐见文化复兴的年轻人,我应如实写出这见闻与困惑,供大家参考。同时,我认为不应过分推崇读经,只有正确认识经典,才能让经书真正融入生命。

  读经界大多都推王财贵先生为领袖,但也有专门奉行《弟子规》、王凤仪等人的,鱼龙混杂。更有不少营销公司和课外培训机构利用国学热,插手读经,中饱私囊,不能教人实质性的东西。

  王财贵先生系统学堂都严格遵循“老实大量读经”的要求,只读不解。王先生提倡的“阿猫阿狗也能教”、“小朋友跟我念”这种权宜的办法,大概是因为开学堂的堂主们对国学内涵认识非常有限。王先生是新儒家一脉,推崇王阳明、牟宗三、唐君毅的学问。堂主们虽然开口宗三,闭口阳明,但真正读过王、牟、唐三人学术者却寥寥无几,更不知马融、郑玄等古之经师。师资不足,是学堂先天的缺失。

  有的堂主在社会上已略有成就,有的堂主信奉净土宗,他们大多是听了王先生讲座之后,才发愿去做学堂。读经老师中,学佛的人士居多,给学生经常讲因果报应,收缴学生所有的课外书及电子产品,学生能接触到的是《玉历宝钞》、南怀瑾及一些常见的佛教著作。老师对国学理解本来就有偏颇,进去之后,经常受一知半解的堂主所灌输,罕见真知者。个别学堂,不仅要求学生不能看课外书,而且也剥夺了老师提升自我的空间。除了看教材、牟宗三和王副教授的著作外,其他任何书都不允许看,包括四书五经的注解等。

  我非常诧异,为什么读经学堂一直很难招到好的读经老师。偶然一次,王先生到来学堂中看望学堂的师生,对我们老师说:“在这陪孩子们一起读书,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当时不觉有其他意思,后来细想才明白,王先生的读经运动计划当中,只是要求孩子们熟读成诵,完成二十万中文,十万英文的目标,不需要任何的讲解,然后进入书院,由他进行贯通“儒释道西”的新儒家培养。所以对读经学堂老师水准期待就不大,只需“高级伴读书童”即可。老师有发挥,可能会影响学生书院学习,不利于新儒家的培养。于是,学堂很难招到或者留下好的老师。最近,我认识的有能力教学生解经、写诗文的朋友,离开了王先生体系的学堂,印证了部分想法。

  读经的学生有两种,一种是夏令营的学生,读读书,初步体验读经的生活。第二是全日制的读经的学生。全日制读经生亦可再分两类:暂时读一段时间再回体制学校的;长期苦读,为上文礼书院准备的。

  大的学堂,一百多个学生;稍具规模的学堂,可能有五六十个学生;小的学堂只有几个学生。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学堂多是施行全日制、封闭式的严格寄宿管理。

  学堂教学内容,主要是背书,还结合武术、养生、古琴、书法、中医等课程,但此类课程是迎合家长的招生手段。就我所见,读经未必对孩子能起到好的效果,反而孩子在学习武术、书法等各种技艺方面,有突出的成绩。因为封闭的环境中,学生接触到的信息并不多,容易倾向多学一门技艺来消磨时间。但反弹的效果会比较强,学生离开学堂后,往往会加剧对电子产品之类的依赖性。不少读经的孩子去了人大国学院之后,顿时没有人监管,变本加厉,染发、吸烟等等的坏毛病就上来了,最后是家长接受不了,只能将孩子退学接到其他地方。

  学堂里面常用的教材,主要是由王先生编订有标点的白文注音读本,有《学庸论语》、《孟子》、《诗经》、《易经》、《书礼春秋选》、《佛经选》、《古文选》、《诗歌词曲选》、《唐诗三百首》。听闻某些读经界名师的孩子,背了几年的经书,对读经起了不少逆反的心理,最后却也就只记得一些诗词而已。

  在学堂里面,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八九点睡觉,每天诵读经典四个小时以上。往往有学堂贪多与快,以学生背诵字数为招生竞争手段,由于物极必反,不少学生因此产生了厌学的情绪。

  由于读经学堂比较反感体制的教育,故对体制应有的课程都作搁置处理。许多学堂在招生当中,除了一味贬低体制教育以外,并给家长打包票,说孩子背诵下这些中文经典以后,其阅读文言文的能力肯定是超过大学中文系的一般学生。当然,堂主的自信不是他自负,王先生在其讲座里面,一再给读经人士信心,认为学好经典的学生,写文章及其他方面的能力一定胜于体制的学生。其实不尽然,有很多怪现象,在读经界里面,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我接触过不少读经多年的、年龄已经相当初中生的孩子,背过的中文经典已经有好几万以上了,但是其数学的水平未必比得上四五年级的小学生。平时写的字也不怎么样,一篇一两百字的文章,琢磨半天,简体字兼繁体字,错字病句比比皆是。而我所接触的和在同行中得到取证—读经多年的学生,大多数对文言文依然是敬而远之,更不用说读《资治通鉴》原文。

  学生到了初中、高中阶段,已经是读经多年,却没有人指点他们去理解经典,该背的也背了,该忘的也忘了,没有对他的生命产生作用,最后结果是厌恶经典。学生本来受到的体制教育本身有限,上大学等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且可能跟普通的同龄人会是格格不入的。这些学生大多数是经过多个学堂之间辗转过来,但是依然起不了大的促进作用。

  有不少人寄托希望于王先生的文礼书院,估计王先生不会再花时间在指导学生小学的数学和造句作文上面吧。而且本身进书院就需要有很多的条件限制,收取的学生人数也必然有限,不能面面俱到。那剩下有诸多问题、读经多年、年龄偏大、回不了体制学校的孩子,究竟该何去何从呢?这点我们读经的学堂应该多设身处地去想想。

  有人说不少读经孩子回到体制学校中,学习成绩有很大提升。确是有不少事实,但我所见的,那些孩子正在学堂里面表现较差的。读经就没有一个优秀点的学生吗?一些较晚接触读经的学生,理解能力要优于普通的多年接触读经的孩子。国内文礼书院第一批的学生,大多数都是这类型。

  我说了那么多读经界里面的毛病,并非反对读经,而是现在的读经教育系统并不完善,不少学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引导。我也尝试过教这些类型的大孩子对对子、写诗、文字、训诂、解经,引导他们读文言及有用的书,补该补的课,做有用的人,也都有起到一定效果。希望至少王财贵先生体系的学堂能够接受一些真正有实力的老师,至少在一些年龄偏大而可能上不了书院的孩子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多照顾那些读经成长起来而又没有体制学校文凭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